認識大腦裡的閱讀機制

閱讀像一把鑰匙,人們只要掌握了閱讀的能力,就打開了人類知識之門。但是,大腦中有語言中心卻沒有閱讀中心,而世界上的文字又是形形色色、符號不一,人們是怎麼學會這些符號、學會閱讀的?雖然大部分的人可以學會閱讀,但為什麼有些人卻無法學會?為什麼有許多孩子會經歷左右顛倒的問題,把字看反或寫反?這些疑問,法國科學家狄漢用實驗一一剖析。

文/節錄自《大腦與閱讀》

認識人類獨特的閱讀能力
閱讀這個行為這麼容易,我們都認為閱讀是個理所當然的事情,忘記了它其實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壯舉。一張白紙上的幾個黑豆芽記號,怎麼可能激發整個宇宙的聲音和意義?當我們想到我們是用靈長類的大腦去閱讀時,這個神秘更加深了,因為靈長類的大腦原本是發展出來處理完全不同目的的事情的。

神經元經過再訓練而學會閱讀
在這個非常有趣而緊張的研究過程中,史坦尼斯勒斯.狄漢探索了人類這個驚人發明的每一個層面,從它的起源到神經的機制。根據他的研究,我們的神經元網路是重新組合訓練來做閱讀的,他對閱讀如何改變我們大腦的真知灼見,強烈的改變了我們對教育和學習障礙的看法。他也挑戰我們過去對先天和後天的成見,他認為文化的發明(包括文字)是受到我們靈長類大腦結構的規範的,的確,這生物的規範是如此的強有力,所有人類文化中的書寫系統都仰賴大腦同一個神經迴路來處理文字。

大腦中強而有力的潛意識機制
狄漢是世界認知神經科學在語言和數字處理方面的權威,他將他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與臨床上地標病例相結合,創造出一個理論來解釋閱讀的大腦迴路機制。《大腦與閱讀》這本書描述了我們如何處理語言的開創性的研究,顯現出拼字內在隱藏的邏輯以及我們大腦中強有力的潛意識機制。這個機制使我們可以解碼任何大小、字形或大小寫的字。尤其是他探索了他所謂的「閱讀的矛盾」:我們的皮質是幾百萬年來從沒有文字的世界中演化出來的,既然它演化出來的世界是沒有文字的,大腦如何去適應一個不存在的東西,使它可以辨識字和符號?

狄漢的研究不但使對科學和文化有興趣的讀者著迷,它也使關心教育的父母和老師感興趣,想要知道如何去教孩子閱讀,如何去治療閱讀的毛病(如失讀症)。《大腦與閱讀》這本書把這個開創性的科學放在一個文化辯論的場景中,它是一本了解人類獨特能力無與倫比的指南書。

書籍簡介

大腦與閱讀

閱讀並非天生,它是需要學習的
一般人常以為閱讀是天生的,只要識字就能閱讀了。其實,閱讀比我們想像的複雜多了。全世界許多學者紛紛透過新的精密儀器和研究方法,探究大腦閱讀的機制,這些新知識讓人們理解:閱讀並非是大腦單一的區域就能處理的。從人類的演化來看,由於閱讀是較晚才發展出的行為,因此我們在學習閱讀的過程中,會牽涉到很多原本並非針對閱讀而發展的大腦區域。而文字並不單純地只有視覺上的刺激,它還包含了形、音、義等訊息,以及彼此之間的連結。因此,當我們閱讀時,大腦就必須要召集許多各司其職的區塊,一起來完成閱讀的任務。

作者簡介
史坦尼斯勒斯.狄漢

著名法國科學家,在成為世界頂尖的語言和數字大腦處理的認知神經科學家之前,已具備數學家和心理學家身分。他是法國Saclay認知神經影像中心的主任、法國國家學院(Coll?ge de Fance)實驗認知心理學教授、法國科學院(French Academy of Science)院士,同時也是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的院士。他發表過很多期刊文獻,著有《數字感》(The Number Sense)等暢銷書。

焦點話題

最新觀點

會員限定服務

親子共讀推薦

最新活動

已複制連結
已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