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為一個父親

168
68

文/林希陶|臨床心理師

當小孩呱呱墜地,許多男人成為父親的時刻,都會有一段困惑與適應期。雖然懷孕時期,已經知道妻子身上懷著一個孩子,但總是沒有像妻子成為母親的踏實感。

從男人轉變為父親,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
雖然孩子出生之後,父親會試著幫忙許多事情,如餵奶、換尿布、洗澡、安撫小孩等等,但忙亂一陣之後,在夜深人靜之時,總會覺得這個孩子與自己的關係到底是什麼?自己對於小孩而言,到底是「父親」、「朋友」、「成熟的大人」還只是「付清」的角色?

我自己也經歷過這段惶惑時期。雖然育嬰假請了兩年的時間,但在雙胞胎出生那時,前面幾個月都在奔忙中度過。一開始因為妹妹體重稍輕,還需要在嬰兒加護病房中觀察,為了配合醫院探視一天兩次的時間,無論如何都覺得應該去看看。而姊姊與太太早一步已經出院移到月子中心去了,我就在兩地奔來跑去了好一陣子。等到妹妹狀況穩定之後,一家人總算才在月子中心團聚。

之後在月子中心平穩地度過兩週,但移回家裡又是巨大的考驗。兩個孩子深夜輪流起來哭鬧是家常便飯之事,我也天天輪值大夜班,每天睡覺也都很難安穩,到後來甚至白天也常常精神不濟,睡眠週期可說是混亂到了極點,每天幾乎都在渾渾噩噩、頭暈腦漲下度過。雖然我很清楚這樣睡眠狀態是不行的,對於身體會有巨大的傷害。但是半夜小孩一呼喊,或是發出夢囈式的喊叫,我還是會努力的打醒自己,起來照看、安撫小孩。好不容易大半年過去了,兩個孩子才能順利的睡過夜,但也開啟了我的淺眠人生。

作為父親不單只有喜悅,更是生命中的承擔
雖然日復一日的照顧孩子、呵護備至,但有時在夜闌人靜之時,還是會想想自己是扮演什麼角色?到底是長工?還是保母?還是可以成為一個稱職的父親?常常思考未及還無法想出答案時,每天的「空襲警報」還是無預警的不停地發生。

直到有一次姊姊深夜發高燒,我緊急帶著她到醫院急診求診,醫師問了許多問題,發現自己多多少少都還能答得出來。接著醫師為了保險起見,需要幫小孩照張X光,以確認是否發展成肺炎。我身上披著鐵衣,抱著她走進X光室中。想當然她不太願意,拼命的掙扎。一番折騰之後,總算完成檢查,照完的剎那,重重的大門打開了,小孩緊緊地攀住我,微微地閉上雙眼。這時才發現自己紅了眼眶,眼淚在眼睛裡打轉,原來父親不只是「付清」的角色,而是扎扎實實的承接住一個生命。父親,就是要在這危難時刻,承受住的小孩生存的重量。

至此,我對父親這個角色有了更多的包容,也知曉了為人父親的艱難。往後在各種演講場合,我也會試著跟新手父母們坦承,成為父親不單是只有喜悅,更多的是生命的負擔。如果沒有想要承擔生命的重量,千萬不要輕易的說出要生養孩子,這不只是淬鍊人格,也不只是磨練人生,而是「父親」這兩字,最為深刻的真實意義。

※林希陶臨床心理師FACEBOOK專頁:陶然心理工作室 

給準媽媽的身心準備
給準媽媽的「心理待產包」
從夫妻到父母——準爸媽的伴侶相處之道
產前預習:新生兒媽媽的身心準備

給準爸爸的身心準備
給新手父親的「待產」注意事項
新手父親的育嬰調適

焦點話題

最新觀點

會員限定服務

信誼幸福好孕袋,
給孕媽咪的第一份禮物!

孕媽咪免費索取

親子共讀推薦

最新活動